恒基泰富金融控股集团

恒基泰富服务热线

  • 恒基泰富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行业新闻 > 私募募集行为监管办法月内落地 持牌类统一监管待破局

新闻中心

  • 产品名称: 私募募集行为监管办法月内落地 持牌类统一监管待破局
  • 发布时间: 2016-04-07

恒基泰富私募基金

 

  《私募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有望于本月正式发布,一同落地的还将包含与私募基金合同条款有关的指引文件。

 

  私募基金的监管预期正在进一步明晰。

 

  恒基泰富小编日前了解到,我国基金业协会(下称中基协)会长洪磊在4月6日举办的中国资产管理市场2015报告会上表示,经过研讨拟定的《私募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有望于本月正式发布。

 

  事实上,对募集行为的管理一度被监管层视为私募监管的核心环节;而新规落地预期的明确,也意味着私募基金这一万亿规模市场的做法监管即将进入新的阶段。

 

  据中基协此前数据来看,到2016年2月底,协会已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已达25979家,备案私募基金产品达26387只,认缴与实缴规模分别为5.5万亿和4.42万亿,从业人员则到达39.18万人。

 

  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虽然监管层已在私募基金备案、募集等环节强化了监管标准,但将来私募行业也许依然面对监管规避、持牌类产品标准不一致等许多问题。

 

  私募募集端监管“新纪元”

 

  继私募基金内控、信息发表、登记备案环节的监管从严化后,对于私募募集行为的监管,即将变成监管层管理私募乱象的“又一步棋”。

 

  中基协会长洪磊日前表示,去年12月底已公开征求意见的《私募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下称办法)有望于本月内正式落地。

 

  据洪磊此前透露,管理募集行为是对私募基金监管的中心内容,也是执行合格投资者准则的首要途径,而《办法》或将包含多项内容。

 

  其间包含明确私募基金募集主体有必要在协会登记备案、征集人需对投资者的鉴别职责、监督银行需对账户的监督、不得公开宣扬、有必要面向特定对象、确定合格投资者确认标准等内容。

 

  与此同时,对私募基金投资者施行冷静期制度和回访确认制度也将得到推广。“募集机构要承担合格投资人的管理职责,投资人则有最少24小时的冷静期。”洪磊表明。

 

  事实上,监管层在征集环节的违规上已启动了相应的法律举动。4月1日,上海喆麟股权出资基金办理有限公司就因向非合格出资者出售私募基金而遭到了证监会的正告处分,并予以3万元的顶格罚款。

 

  此外,恒基泰富小编还了解到,与《办法》一起落地的还将包含与私募基金合同条款有关的指引文件(下称指引)。

 

  有业内人士以为,即将落地的《办法》及其指引或将打破旧有的固定收益类私募基金模式。

 

  “对合同的指引将从文本的角度对一些私募基金的做法进行规范,比方禁止在合同上约定违背监管规则的条件,禁止约好预期收益率等收益许诺类暗示。”一位接近监管层的基金子公司中层人士表明,“合同其实是清晰管理人和委托人的权责,但有些是不被允许的,比方刚性兑付。”

 

  也有私募基金人士指出,假如不能在合同中约好相应的固定收益许诺暗示,将会对产品募集带来一定影响,而这会致使有些债务类私募基金发行过程中衍生“抽屉行为”。

 

  持牌类产品“统一”困境

 

  在“大私募市场”的监管方向上,管理人的登记备案曾被视为监管的核心思路。

 

  洪磊就指出,将来私募基金的监管思路中,要让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发挥作用,同时让私募基金产品备案变成切实保证私募基金管理人和客户有用博弈的机制。

 

  “私募基金机构需登记,产品需备案,否则有不合法集资嫌疑。”洪磊表示。

 

  但在业内看来,经过私募基金登记备号制度来执行监管执行依然要面对两类问题,第一类问题是有些不合法募集行为逃避备案,然后躲避监管规模确定的可能性。

 

  “民间的集资做法一向对比活跃,假如私募备案趋紧,也许这些机构又会经过别的方法来运作,比方不主动到基金业协会备案,再以众筹、合投等别的名义来集资。”一位律所律师认为,“假如它不以私募的形式做募集,那么最终能管理这种事的一般不是证监了,而是经侦。”

 

  “这类做法不容易被证监察觉,经侦发现时一般已经是出现风险暴露了。”上述律师也强调,“但相应的违法成本也会添加,由于私募违规出售仅仅违规,而绕过私募基金确定变相从事相似做法,则也许涉嫌违法犯罪。”

 

  第二类问题则是信托、保险、银行等持牌类金融机构发行的资管产品,依然难以统一到私募基金的监管序列中来。

 

  “从基金子公司和券商资管的管理方法上,根本都是归属私募基金监管的,但由于是备案产品,所以在投资运作方面会遭到更多的约束。”上述律师表示,“但其他监管机构的产品将来是不是会去中基协备案,主动拥抱私募监管,这要画上一个问号。”

 

  事实上,无论是信托计划还是保险资管等非证监监管序列的私募类产品,均从属于对口部门的监管规定,而并不受到《私募办法》的约束。

 

  “如今基本只要阳光私募会去基金业协会备案,其他的事务基本都在银监备案,假如再在基金业协会备案,相当于监管重复建设了。”一位从事结构化信任事务的信任司理表明,“并且在一些规定上,信托和私募仍是有区别,比如集合信托在300万以上的投资者人数上限上有更大的操作空间。”

 

  分析人士认为,造成持牌类私募产品难于一致监管的根源,依然在于现行的分业监管系统的局限性,而化解这一疑问依然需要等待金融监管格局的调整。

 

  “还是分业监管的问题,三个评级监管部门都是对于机构类型区分的,而不是依据业务条线区分的。”前述基金子公司中层人士表示,“这个问题也被更高层面注意到了,新的监管格局也许也会做出一些调整,对于私募和资产管理行业的监管,会给这种难于统一的问题带来一些处理思路。” 。

关键词: 私募基金

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核心业务  |  战略合作  |  旗下基金  |    项目库  |  分公司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深圳前海恒基泰富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粤ICP备15094935号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